《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gong_che_si_yong

    公车私用

  • tong_xue_ju_hui

    同学聚会

  • wei_sha_zhe_me_chuan

    为啥这么穿

  • jie_ji_sheng_dan-2

    借鸡生蛋

  • ba_jie_xun_shan

    八戒巡山

  • nan_si_bao_bao_la

    难死宝宝啦

  • ni_dao_di_shi_shui

    你到底是谁

  • shou_fei_shi_dai

    收费时代

  • zha_xin_xiao_duan

    扎心笑段

  • fan_wen_su_yu

    反问俗语

  • kan_kan_ni_lao_le_ma

    看看你老了吗

  • xi_shuo_lao_gong

    戏说老公

  • tu_cao_mei_mao_bing

    吐槽没毛病

  • si_mian_fang

    四面房

  • lie_jing-2

    猎经

  • ju_chang_xia_gui

    局长下跪

  • kan_bu_dong_de_jin_kou_shi_pin

    看不懂的进口食品

  • dai_chi_bang_de_bi_shou

    带翅膀的匕首

  • a_p_you_long_pao

    阿P有龙袍

  • hao_fan_zhi_xu_yi_chui_zi

    好饭只需一锤子

  • yong_shang_ba_lai_ti_xing_zi_ji

    用伤疤来提醒自己

  • xun_zhao_ren_sheng_de_chu_kou

    寻找人生的出口

  • gei_gong_ju_tie_shang_jing_mei_zhao_pian

    给工具贴上精美照片

  • yi_zhi_huang_tong_ling_dang

    一只黄铜铃铛

  • mao_pi_jiang_de_mi_fa

    毛皮匠的秘法

  • wang_po_de_jia_jiao

    王婆的家教

  • xi_gou_ren_xin

    细狗人心

  • zui_hao_de_xiao_chi

    最好的小吃

  • tie_gong_ji_de_ji_hua

    铁公鸡的计划

  • mi_lu

    迷路

  • sao_lei_xing_dong

    扫雷行动

  • wo_shi_sha_shou_o

    我是杀手哦

  • ji_mao_suan_pi_de_shi_er

    鸡毛蒜皮的事儿

  • qing_xi

    请戏

  • xiao_hua-11

    笑话

  • li_wu_li_de_xin_si

    礼物里的心思

最好的小吃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抗战期间,有位叫张青木的营养学教授,因为研究课题的需要,专门去了一趟山城,他听说那里的小吃很有名,特地去寻访。
  可一进城,张青木看到的却是破败萧条的景象,街上百姓大都骨瘦如柴,衣服上打满了补丁,脸上也都是很愁苦的样子。是啊,战争打了这么多年,又怎么笑得出来?
  张青木来之前做了功课,哪些店有哪些招牌小吃,他都记下来了。虽然这城里的景象不尽如人意,但他此行的目的是寻访小吃,感叹完就径直去找那些小吃店了。
  张青木先去了东街的一品丸子店,要了一碗丸子汤。他早前就听说,这里的一品丸子,是用上好的牛肉反复捶打制成的,十分有劲道,而那丸子汤,则是用牛骨头熬了五个小时,异常鲜美,生意很是火爆。
  不过这天,店里几乎没人,张青木要的汤很快就上来了,他满怀期待地尝了一口,眉头却紧锁了起来……原因就是这碗丸子汤,味道太一般了!不难发现,这丸子其实是用豆渣做的,里面一丝牛肉都没有!
  张青木叫来店里的王掌柜询问,王掌柜也不否认,说:“不瞒您说,这汤啊的确不正宗,可这年头,百姓连粗粮都吃不饱,哪有钱吃牛肉啊?城里燃料也缺乏,哪有那个精力去熬五个小时的高汤哦!”
  王掌柜说的虽然是实情,但张青木还是很失望。从一品丸子店出来后,他又相继去了西街的米粉店、东街的豆腐店和南街的油茶店等百年老店,结果都不太好,这些店里也几乎没什么人,张青木点名要的小吃也都不如想象中的好吃……
  几天过去,张青木几乎吃遍了山城的小吃,结果都和第一天差不多。他又寻访了一些百姓,大家的反应也都一样:这战争年代,连饭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去吃小吃!
  这天,张青木走在街上,无意中听到前面两个人也在讨论小吃,一个人说:“王掌柜家的一品丸子汤真好吃,不愧是百年老店,下次我还要去吃一次!”另一个也说:“是啊,离上次吃都过十几天了,那味道我现在都忘不了啊!”
  张青木顿时愣住了,这两个人说的店,自己也去了啊,为啥他们吃的听上去很正宗,自己吃的却是用豆渣做的假丸子呢?难道王掌柜“见人下菜”,碰到普通老百姓就放假丸子,碰到有身份的人就上正宗的丸子?可前面說话的两个人,也是满身补丁,不像啥大人物啊!
  张青木实在是想不通,为了搞清楚原因,他特意住到了一品丸子店对面的客栈。晚上,张青木关了灯,又悄悄躲在窗户边,观察一品丸子店的动静,可店里一片漆黑,什么响声都没有。
  不过,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丸子店里却传来了轻微的打击声,张青木本就睡得不熟,被这声音吵醒了。一看有戏,他就偷偷出了门,在丸子店门口听了半天。照理说,经济萧条的情况下,一家小吃店一天都没几个客人,根本用不着早起准备吃食,而且,就之前吃的豆渣丸子看,它的制作简单,稍微捏一下就行了,过程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声音,可现在,丸子店里却传来了“咚咚咚”的声响,难道是王掌柜在偷偷做肉丸?他要卖给谁呢?不过,张青木之前也并没有发现王掌柜进过原料,现在城里食品奇缺,王掌柜又是从哪里弄来的牛肉呢?
  带着一大串疑问,张青木回到了客栈,这些问题他还要再做调查。
  这边张青木刚睡下,那边就“呜呜呜”响起了空袭警报。
  “敌机来了!快到城外!”窗外有人大喊,张青木也赶紧起床出了门,街上行人匆匆,他跟着大家一起跑了起来。突然,有个人拍他的肩膀,一看是王掌柜。只见王掌柜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说:“张教授,你不是一直想吃正宗的山城小吃吗?今天就让你尝尝。”
  张青木很不理解,说:“别开玩笑了,命都快没了,哪有心思吃小吃!”
  王掌柜摇摇头,笑着说:“没事,飞机炸不到咱们,现在大家对‘跑警报’都习惯了,就当春游了吧!”说着,他示意张青木跟着他一起走。
  很快,他们就到了城外,只见王掌柜径直走向了城门外的一个小山沟,指着山沟里的一个小屋棚说:“你看,那是我一品丸子店的分号,最正宗的丸子汤目前只在这个分号里卖。”张青木听了,目瞪口呆。王掌柜也没继续说,疾步走到小屋棚里,卸下包袱,生起了火……
  没用多长时间,一锅丸子汤就做好了,王掌柜给张青木端了一碗,张青木喝了一口,味道跟之前喝的完全不一样,极为鲜美!王掌柜提醒张青木尝尝碗里颜色较深的丸子,张青木这才发现,这丸子汤里有两个个头较小、颜色较深的丸子,他吃了一口,是正宗牛肉丸子的味道,他又尝了碗中其他的丸子,味道差远了,还是之前的豆渣丸子。
  张青木更不明白了。
  小屋棚里不时有三三两两的老百姓走进来,每人都要了碗丸子汤,吸溜着,脸上还都挂着笑容,不时聊着什么。
  王掌柜忙活一阵后,才和张青木聊起来,这一年来,日军为了逼迫中国投降,仗着我们没有防空力量,隔段时间就要轰炸一次。一开始,大家都四散逃窜,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后来慢慢地,大家发现,敌人的轰炸似乎也没那么可怕,就稍微放松了一些,大家互相安慰,就当是出城游玩了一番,甚至还有人带着吃食和牌到城外玩呢!
  “我们在山城做小吃的,没什么大本事,就决心让大家‘跑警报’时吃一口正宗的山城小吃。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城外的小山沟里陆续搭起了很多屋棚,大家约定,每次‘跑警报’,都要把最正宗的东西带过来给大家吃,价格只收之前的三成,没带钱的可以帮忙干活抵小吃的钱。目的就是想让大伙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透过碗里这点吃的,对往后的日子生着点盼头,不被这警报吓倒,打起精神,军民一心,继续抗战……”
  王掌柜还说,他估算着日军这两天又要轰炸了,就提前准备好了牛肉丸,那牛肉,是他家独门贮藏的风干牛肉,而高汤,则是用早前熬好的高汤粉制成的。之所以每碗里只有两个正宗的小丸子,主要是风干牛肉不多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这仗还要打多久……其实,每次“跑警报”,山沟里好吃的小吃还多着呢,就是分布散了些……
  啊?原来是这样!张青木顿时呆住了,表情也有些复杂。吃完丸子汤后,他又往山沟里面走,果然发现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家小吃店,西街米粉店、东街豆腐店、南街油茶店都在其中,他都过去吃了一碗,每家都比在城里吃到的美味许多,再看看三五成群吃小吃的老百姓,他们脸上似乎看不出战争的阴霾,至少在这一刻,是面带笑容的……
  吃到的小吃越美味,张青木心中越不是滋味。一回到客栈,他就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无奈地撕掉了。其实,张青木本名叫山本青木,名义上是大学教授,其实是一名日本特务,这次来到山城,就是以寻访小吃为幌子,奉命调查山城军民士气的,以便日军制定有针对性的“劝降”政策。经过前面几天的观察,张青木本认为山城已经“弹尽粮绝”,他也写了份关于山城军民士气即将崩溃的报告,总结不出半年,这里的军民士气就会崩溃,日军的“劝降”必定可行。
  可跑了一次警报,吃到了正宗的小吃后,张青木的眉头才真正紧锁了起来……
  (发稿编辑:曹晴雯)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3期 | 标签: | 62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