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kai_juan_gu_shi-2

    开卷故事

  • xiao_hua_14_ze-12

    笑话14则

  • ji_ti_jiao_you

    集体交友

  • shui_shi_ying_jia-2

    谁是赢家

  • xuan_liang

    悬梁

  • ze_xiao

    择校

  • an_shao

    暗哨

  • zui_xia_cheng_san_shi

    醉侠程三石

  • shan_zhai_wei_ji

    山寨危急

  • dou_shi_ni_men_bi_de

    都是你们逼的

  • gei_ba_ba_mei_mei_rong

    给爸爸美美容

  • hui_duan_zi-25

    诙段子

  • ying_xiong_xie_mu_hai_tian_jian

    英雄谢幕海天间

  • ma_dai_fu_qi

    麻袋夫妻

  • lu_ban_shu

    鲁班书

  • wan_ou_zhen_ni

    玩偶珍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9

    3分钟典藏故事

  • jiang_jiu

    讲究

  • gua_ren

    寡人

  • you_ling_chuan_de_zu_zhou

    幽灵船的诅咒

  • zhe_bi_li_jin_suan_bu_suan_yi_chan

    这笔礼金算不算遗产

  • jin_zi_dao

    金子岛

  • lang_xing_xun_lian

    狼性训练

  • yi_fu_bie_luan_reng

    衣服别乱扔

  • zhe_zhao_bu_hao_shi

    这招不好使

  • xun_zhao_hao_sang_zi

    寻找好嗓子

  • bao_shou_guan

    保寿官

  • dao_di_kan_shang_sha

    到底看上啥

  • ren_wu_yi_wan_cheng

    任务已完成

  • sha_cai_zui_gan_jing

    啥菜最干净

  • jian_fei-2

    减肥

  • wan_wu_yi_shi_de_mou_sha

    万无一失的谋杀

醉侠程三石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恶霸嚣张,敌我悬殊,醉侠如何用三颗石子巧退强敌?
  有一座小城,尚武风气甚浓,使刀的、舞剑的、挥鞭的、耍棒的……五花八门,一应俱全。其中最有意思的,当数独擅飞石的程三石。
  程三石嗜酒如命,整日醉醺醺的,却常行侠义之举,人称“醉侠”。
  其实,程三石姓程不假,三石却非其本名,只是绰号。他每日携带三颗石子,游荡于市井巷陌平畴旷野。三颗石子,各有分工:救人、惩恶、打些野味下酒。一日之中,最多只用三颗石子,这是他自立的规矩,从无逾越。
  这日傍晚,程三石拎着刚打的山鸡,惬意地哼着小调,懒洋洋地走在回家路上。突然,听到“嗒嗒”的马蹄声和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程三石猛一抬头,却见一匹矫健异常的黑骏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奔过来,眼瞅着就要撞到一个七八岁的男孩。
  程三石右手一扬,一颗鹌鹑蛋大的飞石打在青石板上高高弹起,火花飞溅。受惊的马儿猝然止步,前蹄腾空,发出一阵长嘶。趁着这刻不容缓的当儿,程三石飞身抱走男孩,避免了一场祸事。
  男孩的祖父叫冯牧野,他在一旁目睹此状,吓得心惊胆战,脸色煞白。
  当晚,冯牧野设宴款待恩人。席间,程三石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酣畅。冯牧野虽殷勤相陪,神情之中却透着些隐忧。
  程三石酒至半酣,却未糊涂,关心道:“老哥似有心事?”
  冯牧野摇头道:“唉,不提也罢,免得扰了恩人酒兴。”
  程三石正色道:“此言差矣!你我能坐在一起即是有缘,有何为难之事直言无妨。”
  冯牧野叹道:“说来也是我命苦,一年前儿子病逝。月前,‘花花太岁’钱霸在街头见我儿媳貌美,竟当众调戏……前两日又放下狠话,说要娶我儿媳做第九房姨太太。我儿媳不从,他便欲强抢啊!”
  程三石一拍桌子,怒道:“这个狗贼,竟敢如此猖狂……老哥放心,这事交给我吧。”
  三日后,钱霸身穿喜服、骑着大马,身后家人抬着一顶花轿,在喜洋洋的唢呐声中来到冯家门前。随行的,是十二个虎背熊腰的汉子。
  钱霸正待敲门,门已“吱呀”一声打开,从门里歪歪扭扭地走出一个酩酊大醉的男人,正是程三石。他怒道:“哪个王八羔子在此聒噪,扰爷酒兴!”
  钱霸吃了一惊,他没料到程三石会在此出现,不由得倒退一步。
  钱霸虽有顾忌,但转念一想,听说当年程三石酒后用飞石误伤好人,从此定下规矩,每日最多只用三颗石子,且各有分工。他为人迂腐,从未自破规矩。今天自己人多势众,仅凭三颗石子,想必他也奈何不了自己。
  想到这里,钱霸上前一步,皮笑肉不笑地说:“原来是程大侠,今天是钱某大喜之日,美酒有的是,稍后请过府畅饮……”
  程三石不动声色:“原来是‘花花太岁’,不知你迎娶的是谁家女子?”
  钱霸涎着脸道:“新娘子就在这屋里。”
  “呸,大言不惭!谁答应你这门婚事了?”冯牧野站在程三石身后,气得浑身发抖。
  钱霸嚣张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给我抢!”钱霸话音未落,腮帮子已重重地挨了一颗飞石,顿时满嘴流血。
  程三石哈着酒气,轻描淡写地说:“这招叫‘小懲大诫’,望你莫再恃强凌弱,回家去吧。”
  一向耀武扬威的钱霸如何受得这等窝囊气?他暗忖,此人“惩恶石”已用,剩下两颗已难构成威胁,谅他也奈何不了众多喽啰。于是钱霸紧捂剧痛的丑脸,再次下令抢人。
  众喽啰虎视眈眈,蜂拥上前。程三石醉意十足,双目微合。冯牧野面对险境,心急如焚。
  危急时刻,只见程三石猛然睁开眼睛,摸出第二颗石子用力一捻,石屑纷纷疾射而出……刹那间,那些喽啰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动弹不得。
  程三石直视钱霸,轻蔑道:“这招叫‘飞雪留客’,他们已被点穴……”
  钱霸气急败坏:“你、你……你破了自定的规矩!”
  程三石目光如炬,说话间已无丝毫醉意:“我阻止他们为虎作伥、陷于不义,乃真正的‘救人’之举。”
  钱霸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汉子手提双锤,策马而来。原来是钱霸的管家见势不妙,溜回钱府搬来的救兵——“辣手金刚”熊大力。
  熊大力乃生性残暴、恶贯满盈的江湖败类,却是钱霸的好友,功夫甚是了得。他在程三石面前勒马停住,傲慢道:“今天让你领教一下我的铁锤。”说完他便骤然发招。
  “惩恶石”和“救人石”都已用,如何是好?程三石一边使出“醉步”灵活躲避,一边急切寻思对策。
  此时,一只苍鹰从空中飞过。程三石心中一喜,看准时机,瞬间投出飞石。
  “这招叫‘天降劫数’,滋味如何?”
  熊大力做梦也没想到,正当自己稳操胜券之际,会有一只该死的苍鹰中邪般掉落,而且刚好砸到他的头上。熊大力被砸得头晕眼花,受伤的苍鹰垂死挣扎,狠狠地啄向他的眼睛。他扔下铁锤,双手护脸,鲜血从指缝间不断涌出……
  半晌,那鹰扑腾了几下死去,程三石捡了起来,扔给冯牧野,朗声道:“老哥,做道下酒菜如何?”
  (发稿编辑:吕 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397 views